B站被中国篮协索赔4亿体育知识产权保护如何融入商业生态?

2022年8月17日 by 没有评论

B站被中国篮协索赔4.06亿元,震惊业界。本案可能是《著作权法》和《体育法》修正案加强对体育赛事转播和体育相关知识产权保护的标志性案例。

然而,在实践中,体育转播权的法律定性仍处于一个模糊的领域。《互联网法律评论》特约专家丁涛律师指出,体育赛事转播能否纳入视听作品的保护范围,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需要司法实践继续检验。

本文不仅探讨体育赛事转播权的法律保护,还建议赛事方与短视频平台共同构建双赢的商业模式,携手并进。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不正当竞争纠纷案由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显示,由于哔哩哔哩(B站,以下简称“哔哩哔哩”)擅自向公众大规模提供CBA比赛视频点播服务,中国篮协(北京)体育有限公司(下称“B站”)“CBA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向B站运营商、上海魔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宽裕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索赔406,289,308.19元.

这一裁决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是中国体育转播权纠纷中金额最大的诉讼请求。不管结果如何,本案都可能成为里程碑式的案例,也将在2021年修改《著作权法》2022年《体育法》修改后的典型案例,体育赛事转播及体育相关知识产权保护权利得到加强。

由于该案正在审理中,具体案情尚未披露,本文重点关注体育赛事转播权的法律保护,不作为本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长期以来,体育赛事的转播权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而是媒体行业或传播学中的一个概念。如何在法律层面对其进行准确定性,一直是理论界和司法界的难题。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技的不断进步,体育赛事的转播是时代的红利,是体育与新媒体相结合的产物。

目前,体育赛事在整个体育产业中最具经济价值的就是体育赛事转播权问题。由于用户对赛事观赛体验的消费需求不断提高,而赛事本身对宣传推广的商业价值实现有强烈的需求,转播体育赛事所需的技术和资源也越来越昂贵。

鉴于其较高的经济价值和日益昂贵的成本,打击体育转播内容(画面、声音)盗版早已成为业界共识。一些网站未经许可通过截取电视台或其他授权网站的直播信号播放体育赛事节目。显然,这种做法是对权利人合法权益的侵害。然而,在现行法律制度下,难以形成有效合理的保护,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极大拓展了体育赛事转播权的手段和内容,需要立法者引导赛事转播权制度设计发生根本性变革。广播权。

新修订的《《体育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未经体育赛事组织者和其他相关权利人许可,不得以营利为目的采集或者传播体育赛事直播图片、音视频信息,允许。”

体育法的修改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体育赛事权利法律保护的一个很好的解释。但是,笔者认为,仅仅依靠这样的程序化内容,保护是远远不够的。关于体育赛事权益保护,需要与《著作权法》有效衔接,真正落实。期待相关司法解释和实施细则进一步出台。介绍,从体育法和知识产权法的角度,双重保护,真正保护体育产业。

目前,我国尚未明确体育赛事转播权的法律定性,其保护措施也不完善,导致各地法院对此的理解不同,造成同案不同判的现象。

不利于竞技体育的发展。繁荣。因此,这起CBA和B站的诉讼案,可能对未来类似案件的推理和定性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目前,我国体育赛事转播权的法律性质存在诸多争议。目前,国内法学界的主流分歧主要集中在广播权属于著作权还是财产权。

著作权论认为,体育赛事转播权属于制作和转播体育赛事的制作者,因为赛事直播的安排和赛事本身内容素材的创作,以及解说员和摄像剪辑的有机结合。在直播过程中。反映其创作的作品,如果按照“额头出汗”的原著原则进行注释,保护归类为《著作权法》的作品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此,体育赛事转播权属于知识产权范畴,应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著作权法》保护,是作品,不是视频。

产权理论认为:在体育专业化、商品化的情况下,体育赛事应被视为一种服务产品,体育赛事的转播权也应被视为产品所有者的一种盈利权,属于一种服务产品。基于合同的财产权益,因此应受《民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的约束。

两种说法都有道理,这里不再赘述,但从保护权利人的司法实践来看,版权理论显然更有利于保护当前体育产业的商业价值。

在体育产业非常发达的美国,体育赛事转播权被视为一种财产权,而体育俱乐部的所有者则被视为体育赛事转播权的所有者。早在1938年,美国法院在PittsburghSportsCompanyv.KQVBroadcastingCompany案中指出,PittsburghSportsCompany是Pirates信息的唯一所有者,享有与游戏信息相关的权利并从中获得经济利益。这是基于美国形成了完善的体育产业商业逻辑和商业制度与法律制度的有机结合。这种情况在中国比较困难,体育产业的发展在这个阶段才刚刚起步。

值得一提的是,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引入了“视听作品”的概念,丰富了作品类型概念的外延。新《著作权法》的这种修改更符合实际的保护需求。这对于体育赛事的版权保护而言,无疑是一项重要且有益的修改。

但是,目前我国还没有相关的具体案例,也没有明确的司法解释和实施细则。我们将拭目以待。

在中国,体育赛事是否纳入著作权法的著作权保护仍存在一定的争议。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体育赛事转播能否纳入视听作品范畴仍存疑,还有待司法实践检验。

笔者认为版权保护是非常积极和重要的,期待新修订的《体育法》中52篇文章的相关内容出台进一步的实施细则和司法解释。同时与《著作权法》有效对接,真正构建体育赛事维权体系。

2021年6月1日起施行的新《《著作权法》》第54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赔偿权利人因此遭受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损失。非法所得;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以计算的,可以参照特许权使用费进行赔偿。

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按照上述方法确定的金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金额给予赔偿。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权利使用费难以计算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侵权情节,裁定给予不少于500元的赔偿。元,但不超过500万元。赔偿金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付的合理费用。

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突出了惩罚性赔偿,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或者特许权使用费确定的数额,给予1至5倍的赔偿。

这个在外界看来有些离谱的主张,恰恰可以让人窥见体育赛事转播权的商业价值。

众所周知,体育赛事的版权市场近年来一直在蓬勃发展。2015年,中国足协以竞标方式出售中超联赛版权。最终,体育奥能以80亿元的收入获得了2016-2020年中超联赛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版权。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事件宣告了国内体育版权正式迎来了资本的血洗。

巨大的市场泡沫一度让体育赛事转播权的价格不断上涨,永无止境。但是,只烧钱不赚钱,导致这种商业模式缺乏稳定的商业逻辑,最终导致体育转播权商业泡沫的破灭,其价格将逐渐回归理性,与市场的真实价值。

此前,乐视体育和PP体育试图通过体育IP运营打造完美的体育内容生态。在生态系统中,玩家由赛事主办方(版权方)、平台、新媒体社区组成。活动方提供基础内容素材并出售给平台加工,平台将内容出售给观众。收入一部分来自观众充值的“死忠通”会员费,一部分来自观众关注度转化而来的广告投入。观众在新媒体社区完成对比赛内容的讨论,形成流量热度,进一步吸引广告主,从而形成完整的商业逻辑闭环。

显然,上述体育商业生态只是一种尝试。在中国观众形成庞大的体育消费习惯之前,缺乏从平台看比赛到社区讨论的“一站式”便利,再加上“盗版”问题和疫情影响,上述商业逻辑依然缺乏受众,消费者忠诚度的支撑注定难以持续维持,因此乐视体育和PP体育都相继遇到了经营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说,B站虽然是本次涉嫌侵权的一方,但作为短视频平台,B站拥有庞大的流量基础,与近几年快速增长的直播业务,早已紧密结合与电子商务。.

在过去的一年里,抖音和快手都不断地将体育赛事与自己的直播功能相结合。在体育内容领域,他们已经能够成为“平台+社区+电商”的整合者。短视频平台在系统方面的优势可能是其他玩家无法比拟的。

如果短视频平台愿意进军体育内容领域,构建自上而下的职业选手和大众用户覆盖,全面打通内容和商业化体育IP矩阵,那么体育产业的变现问题可能得到新的答案。

综上所述,除了法律本身,我们期待如果这场官司能够达成和解,双方将开启新一轮合作,探索体育产业新的商业模式。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