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保龄球技师迷上做飞机 五万元自制三架(图)

2022年9月18日 by 没有评论

李贤锋找不到能与他交流的人,只能买书自学,或者上网搜集相关资料。他下载了《飞机飞行原理》等书研读。后来,他发现自己的螺旋桨做得“挺外行”,觉得网上做得更专业,想知道螺旋桨在哪里能做、怎么做。

“好家伙,把自己卖了都不够。”李贤锋自言自语地往出口走,“我买木头片子,自己按照模样削吧。”他没发现一个人一直跟着他。就在李贤锋发呆时,那人怯生生地走过来问:“你也喜欢飞机吗?”

这个人叫孙文军,后来成为李贤锋最好的朋友。孙文军是一所舞蹈学校的司机。“他也是个穷鬼,也想做飞机,但自己迟迟不敢下手。”李贤锋说。两人相见恨晚,从那以后经常打电话探讨飞机。孤单了好几年的李贤锋终于找到了知音。

2006年,清华大学对职工上班时间不能干私活有了更严格的规定,李贤锋的两个孩子也先后出生。这一年,他没有再做飞机。他把飞机运到通州孙文军住的地方,要孙文军帮着做。

2007年到了,日子稍微宽松了,李贤锋经常晚上骑着摩托车,穿过大半个北京城,从海淀到通州孙文军那里做飞机,早晨再赶回清华大学上班。

4月7日晚上,他又连夜过去忙活了一宿,飞机终于做好了,兴奋的他想测试一下飞机性能。4月8日上午10点,李贤锋在通州乡村的一条僻静马路上一次次开着身长6米多的飞机以大概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行驶。孙文军在旁边看着他的飞机几度离开地面,最高时离地近2米。

跑了几圈后,李贤锋感觉一切良好。这时单位领导打电话给李贤锋,要他回去上班。领导叫他别飞了,要飞也行,先把辞职报告打了。

李贤锋的心有点乱,但他没回去。上午10点40分,加完油后,他还想跑几圈过过瘾。李贤锋说,上飞机的时候他根本没想飞上“高空”,没系安全带,也没戴头盔。“我想试飞的时候把朋友们都喊来,让有飞行经验的人来飞。”李贤锋事后说。

但在经过几次离地一米多的“低空”滑行后,他拉过了控制杆。飞机一飞冲天,离地约50米。在天上停留两分钟后,飞机打了个转,在10点50分一头栽了下来。

在场的人都听到“轰”的一声,飞机转眼间变成一堆废铁。李贤锋从飞机里被甩了出去,摔在了路旁的草坪上。当时的李贤锋满脸是血,嘴里还向外喷血。孙文军不停地落泪,以为李贤锋不行了。

过了几分钟,李贤锋突然开口问:“我的飞机怎么样了?我头好痛。”送到医院后,医生表示李贤锋的伤势并不严重。

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后,李贤锋回家疗养了。由于腿还没好,他一直没去上班。朋友们要来看他,他都打电话一一回绝。

李贤锋说:“我算幸运的,有一个山东农民和我同一天飞,结果摔死了。武汉有一个学生也想飞,结果被阻止,没飞成。”回想死里逃生的经历,李贤锋说:“我自己开飞机时突然飞起来,我吓坏了,没来得及感受飞行的乐趣。”

李贤锋现在处在全家的严密监督之下,他们发现李贤锋做飞机不但没卖钱,反而差点送了命,觉得受了骗。李贤锋很矛盾,也很为难。他一方面觉得对不起家人,另一方面又抱怨家人每天把他看得紧紧的。

他指了指旁边哄孩子入睡的妻子,很委屈地小声说:“我一提到飞行的事,她就要和我吵架。家里人都说了,如果我再飞,就要我一个人过!”

答:技术方面不是问题,主要的困难来自经济方面。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没什么钱,还有两个孩子,都要上学。我做飞机,许多人都不认可我。

问:你觉得自己有足够的飞行知识吗?因为这次不慎掉下来,以后再飞的话会不会有恐惧感?会为此做一些准备工作吗?

答:我知道的情况是,对重量在116公斤以下的轻型飞机,飞行员可以不需要驾照和认证。

答:现在,我们国家的航空领域方面还处在管制时代。我希望空域扩大,政策能放开,把私人飞行、小飞机当成一个产业来做。

记者从民航有关部门了解到,我国目前仅承认私人拥有飞机是合法的,但对私人飞机的升空飞行有严格的标准和审批程序。除了要有飞机适航许可证、飞行驾照等,还要向空管部门申请飞行空域和飞行计划。至少要在飞行前一周报空管部门审批,说明飞行路线、区域以及飞行的性质、飞行高度等,得到批准后才能起飞。

同时,由于飞机需要气象、通讯、导航、维护等一系列较特殊的服务,因此即使飞机属于私人所有,飞机也必须交给一个有航空权的单位监管。起飞前一天,要报空管部门审批,得到允许后才能起飞升空。

民航总局第120号令《一般运行和飞行规则》中提到,对于重量在116公斤以下的私用超轻型飞机,只要求按规章运行,不必进行审定,但每次起飞前仍需要提交空域申请。

目前,许多飞行爱好者都是利用一些飞行俱乐部的资质,使用固定的、已核准的机场、航线和空域来实现自己的飞行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